注册 登录
景禾幼教论坛 返回首页

培红的个人空间 http://25.chnkid.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原创科幻小说]卡咕达地球游记:11——16集

已有 506 次阅读2011-3-6 16:41

 

第十一集  新的发现

 

在小木屋旁边的空地上,我铺上了一块蓝格子桌布,然后,我和马诺分别拿出自己背包里的面包和水,我们吃喝起来。

周围静悄悄的,安静极了。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像被大风吹散的烟雾一样,已不见了踪影。

我们吃饱喝足,恢复了体力,就继续向前走去。

在我们进入雨林的第六天,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传到耳际。马诺说:“亚马逊河到了!”我偷偷地看了看手掌上的地理探测仪,证实马诺的说法是正确的。

再往前走,一条宽阔的河流出现在眼前,河水泛着浪花,汹涌着向前奔流。

“看,那是什么?”马诺突然叫起来,我顺着马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椭圆形的东西在湍急的河水中出现了,它一会儿浮出水面,一会儿又沉入水底,随着水流快速地向前滚动着。

“好像是一个蛋呢!”我说。

“不好!前面就是万丈深谷,它快要掉下去了!”马诺大声叫道。

我和马诺沿着河岸一边向前跑,一边试图把大蛋捞上来,但是水流太急了,我们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我急中生智,拿出背包里的捕鱼网,把大蛋兜住,然后,小心地把它捞了上来。望着眼前只有几步之遥的万丈深谷,我和马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们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个椭圆形的东西:它的形状像一个哈密瓜,颜色是青灰色的,是普通足球的三倍大,表面有疙疙瘩瘩的突起。用手摸摸,硬硬的,凉凉的,这会是一个什么呢?

 

 

第十二集  小恐龙出世

 

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其中的端倪。

我和马诺决定:把这个椭圆形的东西抱到离河岸远一些的地方。只是,这个大家伙太重了,我和马诺就你抱一会儿,我抱一会儿,一直走到了雨林深处,然后,把他放在了地上。我俩并排着背靠一棵高大的罗汉松坐了下来。

环顾四周:地上,长满了苔藓一类的绿色植被,和各种树木裸露在外的粗大根系,一起覆盖着地表。高一点的,是灌木和红树一类的低矮植物。再往上看,是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大树,粗大的枝干耸入云天,茂密的枝叶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像一张遮天的大伞,挡住了炙热的热带阳光,只有在极少的地方,才能看到“大伞”缝隙中星星点点的光线渗透进来。

“马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呢?”我碰碰马诺的胳膊,问他。

“哦,卡卡,这可把我给难住了啊!”马诺眯眯眼,耸耸肩,表示也给不出答案。

我看着马诺笑了,因为我喜欢他这个可爱的样子。

我的手无意中碰到了衣服上的第三粒钮扣,纽扣亮了一下,这是个事物鉴别器。我就偷偷按了按,对着大蛋扫描了一下,我的脑海中立即显示出这样一个信息:这是一种生活在6500万年前的体形庞大的动物。

这时,“咔嚓”,一个细小的声音传了过来,大蛋好像动了一下。

我和马诺揉揉眼睛,使劲盯着眼前这个东西。

“咔嚓嚓!”又是一声响,大蛋上面裂开了一条缝,大蛋剧烈地摇晃起来。

我和马诺吓得向旁边跳出好几步远。

“咔—”大蛋裂开了,一个墨绿色的脑袋钻了出来,头上两只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着,然后,他晃晃身子,从大蛋中钻了出来。

我和马诺目瞪口呆,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怪家伙:他的脑袋纤细小巧,眼睛挺大,长在头的两边,嘴的前面长着扁平细小的牙齿,脖子又细又长,尾巴比脖子还要长,前腿比后腿短,整个身体是墨绿色的,像一只小羊羔一样大小,还有,他的两个鼻孔是长在头顶上的!

这时候,怪家伙晃晃脑袋,向四周瞧了瞧,说话了:“喂,你们是谁?我是在什么地方?”我和马诺都听懂了,就向他作了自我介绍,他听了,点点头,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我只记得我的祖先叫梁龙!”

看得出,这个刚从蛋里出来的家伙并没有恶意,于是,我和马诺就把怎样发现并救了他的经过讲了一遍,他听了,晃晃长长的脖子,眨眨眼睛,真诚地说:“谢谢你们救了我!”

我和马诺笑了,一起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也笑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卡卡!”“我叫马诺!”

小恐龙也说:“我叫卡卡我叫马诺!”

哈哈,我和马诺情不自禁地笑起来,看到我们笑了,他也晃晃长长的脖子,憨憨地笑了。看来,它对名字的概念不是很理解啊。

我和马诺想了半天,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邾米。

“以后,我们就叫你邾米,好吗?”他听了,使劲地点了点头,大眼睛中流露出惊喜的目光,看得出:他对这个名字非常满意!

就这样,我们和小恐龙邾米成了好朋友!

 

 

第十三集  惊险的一幕

 

又过了一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和马诺惊奇地发现:小恐龙长高了!差不多比昨天高出了一头。

“你长得好快呀!”我和马诺惊叹道。

“不知道了吧,我们梁龙小的时候长得可快呢!每天能长二、三公斤呢!”邾米说完,孩子气地歪头看着我们,“呵呵”笑了。

“我们到河对岸去看看吧!”邾米提议。

“好啊!”我和马诺异口同声地应和。

“可是,怎么到河对岸去呢?”马诺提出了疑问。

“是啊,我也不会游泳啊!”我和马诺关心的是同一个问题。

“可我是个游泳健将啊!”邾米自信地说,“我在前面游,你们一个人拉着我的尾巴,另一个拉着他的衣服,这样,我们就能一起过河了啊!”

事实证明,邾米的主意还真不错,我们按照他的办法顺利地过了河。

过河后,我和马诺的衣服都湿了,我们就拿出备用的衣服换上,可湿衣服一时半会儿干不了,怎么办呢?我和马诺就让邾米先在原地休息一下,我俩则去附近找些干树枝来,用干树枝点火把湿衣服烤干。

地上,厚厚的落叶像铺了一层红黄相间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很舒服。

我们捡了一些干树枝,就向回走去。

忽然,我们感觉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回头一看:天啊!是一只美洲豹,正站在离我们不过十几米远的地方!我俩急忙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探出头来再偷偷一看:糟了,美洲豹竟叭嗒叭嗒地朝我们这边走来!

美洲豹可是一种十分凶猛的动物,他会不会攻击我们呢?我们慌了,也急了,马诺猛地想起平时大人们经常谈论的、其实没人真正知道对错的绝招:绝不能跑,发出声响。他小声地对我说:“不要跑,大声唱歌!”我们就大声唱起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歌词的歌,一直朝前走,美洲豹吓了一跳,离我们远了点,可还是跟在我们的后面不肯走,就这样,一直跟着我们到了大本营—邾米待的地方。

邾米看我俩神色慌张,有些纳闷,可看到跟在我们身后的美洲豹,他明白了。

邾米不慌不忙地迎了上去,美洲豹大概从来没见过这种模样的对手,他有些发愣,拿不定主意是该走开还是该进攻,只见邾米走到一棵碗口粗的大树前,大尾巴猛得一下扫过去,“咔嚓!”大树应声而断。

目睹这一切,美洲豹吓坏了,他掉转头,仓皇逃走了。

“耶,你真棒!”我和马诺欢呼起来。

邾米晃晃他的有力武器—大尾巴,垂下眼帘,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第十四集  雨林遇险

 

我们收拾好行囊,继续向雨林腹地进发。

路,越来越难走,而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

我和马诺虽倍加小心,但还是屡次被缠绕在一起的藤蔓绊倒,我们的脸上、手上、胳膊上,都留下了被锋利的枝叶划伤的痕迹。

小恐龙邾米已长成了一个身高20,体长27,重10吨的大恐龙。他看到我和马诺走得辛苦,就建议我们骑到他的背上,他背着我们走。可是,他的好意被我们婉言谢绝了。因为,我和马诺都是男子汉了,这点小困难,吓不倒我们!

走啊走,前面出现了窄窄的小路,这让我们惊奇不已。马诺惊讶地说:“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小路了呢?”我蹲下来,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这确实是用脚踩出来的小路。怎么回事呢?带着疑问,我们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邾米身躯庞大,他虽然走得很慢,但脚下还是发出轻微的“咚咚”的声音。

走着走着,邾米好像发现了什么,他停下来,警觉地四处张望,忽然,他大叫一声:“小心上面!”我们闻讯,立即向两边跳开。说时迟,那时快,一张黑压压的大网从天而降,接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了几枝短箭,都射在了大网上。“好险啊!”我们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为躲过了刚才这一劫而庆幸!

我们仔细辨认刚才的“暗器”:大网是用藤蔓织成的,短箭是用竹子削的。大家的好奇心更强了!都忘记了所处的危险,继续向前走去。

“那是什么?”邾米小声地叫到。

我和马诺抬起头,发现了前面一棵高大的树,树杈上,是用木头搭的像小房子一样的东西,一个像梯子样的东西从小房子上垂下来,一直垂到地面上。

邾米向前走了几步,仰起头,眼睛刚好能看到小房子里面,他看了看,低下头来对我们说:“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们又继续向前走,沿途发现了好多这样的小房子。

树上为什么会有小房子呢?里面住着什么人呢?

我们纳闷极了。

再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一块很大的空地。空地中间,有一棵又粗又大的树,树上也有一个小木屋。只是,这个木屋比别的木屋大,而且,木屋的门上挂着一张老虎皮,窗子上,插着几只漂亮的羽毛。在大树下,竖着一个木牌子,木牌子上写着两个字,我和马诺一起念到:“树屋!”

原来,这一个个的小房子是树屋!

“上去看看!”我向马诺挥挥手,我们一起顺着垂到地面的悬梯爬上了树屋。邾米也把头从窗口伸进来,向里面张望。

我们推开树屋的门,看到地上是用各种兽皮铺的“地毯”,几只雉鸡和各种各样的水果堆满了屋角,还有几只用来装水的葫芦;墙上,挂着几张木弓和好多短箭,另一面墙上,插满了五颜六色的长长的翎毛。

“不好,有人来了!”邾米在外面喊道。

马诺把头伸出窗口,向下一看,惊叫道:“坏了,我们被土著人包围了!”

 

(未完待续)

 

第十五集  遇到土著人

 

我和马诺从窗口向下一看:只见下面黑压压站着一群人。他们都披着长长的头发,每个人脸上画着两道黑,深棕色的皮肤,身上裹着兽皮和麻布,赤着脚。他们手持木棒和长矛,正对着树屋又叫又跳。

因为邾米站在树屋旁,他们对这个庞然大物望而却步,都离得树屋远远的,密密麻麻地围着树屋站成了一个大圆圈。

这时候,一个长得魁梧高大的土著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对着我们大喊了一番话。我和邾米都听得一头雾水。马诺懂土著语,他给我俩翻译了一遍:原来,刚才这个人说,他是这个土著部落的首领,我们侵犯了他们的领地,我们将要受到惩罚。

我说:“我们不是故意的呀!”马诺听了,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忽然,邾米在窗外小声地说:“看那边,他们在干什么?”

我和马诺急忙跑到门口,向下一看,吓了一大跳:几个土著人正顺着悬梯向上爬,其中一个已经快爬上来了!

原来,刚才他们的首领向我们喊话,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同时,他们又派了人来袭击我们。这分明是“声东击西”之计呀!这些土著人可真够狡猾的!

这时,邾米大声叫到:“小心!他们要爬上去了!”

邾米话音刚落,意外出现了:爬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大概没有料到邾米会开口说话,他吓坏了,手一松,脚下一滑,“啊-”地大叫一声,从悬梯上摔了下去。

悬梯高20多米,如果从上面摔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一着急,什么也顾不上了,马上从窗口飞了下去,就在他快要摔到地上的一刹那,我一把拉住他,然后,我和他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所有的人都被刚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们大张着嘴,好半天才发出了一声惊呼。

等大家缓过神来的时候,我向大家介绍了我的真实身份:我叫卡咕达,来自火星,是来地球上旅行的。

这时候,马诺已从树屋上下来了。我走到马诺和邾米的身边,真诚地向他们道歉:“我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没有对你们说实话,对不起!”马诺说:“我早就觉得你不像地球上的人了。现在,你对我们说了实话,我们原谅你了!”邾米则对我挤挤眼,笑着说:“我还是愿意叫你卡卡,这样比较亲切哟!”我走过去,激动地拍了拍马诺的肩膀,又拍拍邾米的长腿!对两位好朋友的善解人意表示感谢!

这时候,被我救起的那个土著人走到我面前,他用右手在自己的胸前上下左右地做了一个什么动作,然后,又用他的大手使劲握了握我的手。看得出,他是对我救了他表示感谢呢。接着,他们的首领和族人依次对我们表示了谢意。感谢我救了他们的同伴。

我们也向他们解释了我们爬上树屋的原因和来这儿的目的。

终于,真诚的话语和行动消除了误会,人们欢呼起来。

夜幕降临了,土著人点燃起篝火。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人们一边吃着烤得香喷喷的稚鸡和野兔,一边围着篝火敲鼓唱歌,有的还随着鼓点跳起了舞。在他们的盛情邀请下,我们也学会了这种野性而奔放的土著舞。唱啊,跳啊,我们体验到了最原始的无拘无束的自由和快乐!

第二天,吃饱喝足,我们告别了通情达理而乐观自足的土著人,踏上了新的探险征途!

 

 

第十六集  巴西杀人蜂

 

我们继续向雨林深处进发。

周围,树高林密,青藤缠绕。随处可见叶子像开屏孔雀一样美丽的棕榈树和开橘红色花的杜鹃树。天堂鸟在树丛中上下翻飞、啁啾啼鸣。它们的头上长着6根发丝一样的冠羽,非常漂亮。金毛树袋熊在树枝上攀爬跳跃,自由嬉戏。这里,真是一个象天堂一样祥和的乐园啊!

走着走着,我们忽然发现一些像蜂巢一样的东西,它们有圆形的,也有椭圆形的,全都分散地附着在树叶掩盖下的枝干上。

我好奇地问:“这里也有蜜蜂吗?”

马诺接口说:“这里生活的可不是一般的蜜蜂!它们是大名鼎鼎的巴西杀人蜂!现在,我们已经进入杀人蜂的领地了,大家要小心!”

我和邾米听了,都有些紧张,但这也激起了我们强烈的好奇心:这种叫人闻之色变的杀人蜂,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呢?

马诺看出了我俩的好奇,就说:“我知道一个杀人蜂的故事,你们想听吗?”

“想听!”我和邾米异口同声地说。

“那好,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下吧!”在马诺的提议下,我们找了一个平坦些的地方,背靠大树坐了下来。

“快说快说!”邾米低下长长的脖子,看着马诺催促道。

“好吧!”马诺亲热地拍拍邾米的长脖子,给我们讲了巴西杀人蜂的来历:

为了获得蜂蜜,巴西人从非洲引入了蜜蜂。可能是因为长期生活在严酷的非洲密林里,非洲蜂工作非常勤勉,产蜜量也高,但脾气狂暴,毒性大,一遇挑战,就群起而攻之。

圣保罗的研究人员本想引入非洲蜂后,对其进行改造,让它们成为适应巴西生存的驯服的多产蜜蜂。当时,总共引入35只,并考虑到它们的凶猛性格,特意在蜂箱的外面加上了铁丝网,防止它们逃跑。

不料,第二年,一个不知究竟的管理人员擅自取下了铁丝网,等到其他人闻讯赶到时,35只蜂已逃走了26只。这些逃出的蜂王在荒野中找到了与故乡非洲极其相似的环境,在那里安营扎寨,生长成为一种繁殖力更强、毒性更大、攻击性更强的蜜蜂——巴西杀人蜂

最后,马诺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一定要保护好生态平衡!生态平衡被破坏了,就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祸患啊!”

我和邾米都点点头,表示赞同。

突然,“嗖嗖!”几个体形巨大、棕黑色的东西从我们眼前飞过去。

“不好!杀人蜂!”马诺大叫。

我和邾米吃了一惊,本能地向旁边躲开,并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这时候,“嗖嗖嗖!”更多的杀人蜂从我们眼前飞过去,却没有攻击我们。

我们纳闷极了:这些杀人蜂要去干什么呢?

 

 

 


握手

雷人

鲜花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景禾幼教论坛 ( 鲁ICP备18024280号 )

GMT+8, 2018-7-19 05:46 , Processed in 0.15078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中幼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