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国幼教论坛 返回首页

张国庆的博客 http://zhangguoqing.chnkid.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学前教育守望者

日志

油菜花系列之十一:神秘的图案

热度 4已有 581 次阅读2014-3-6 23:50 |个人分类:油菜花系列| 油菜花, 图案, 林老师




  上课的钟声敲响了,同学们已经坐好。我站起来,走到讲台上,领着大家把黑板上的拼音读了三遍,“z——c——s——”,“zh——ch——sh——”,集体复习之后是自习。教室里嘈杂起来,有读拼音的,有读“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我的女同桌还在哼唱《东方红》。

  一星期以来,我严格地执行着林老师的嘱托。林老师结婚去了,语文课便由我维持着,其实我不过是个学习委员。我纳闷林老师你结个婚怎么会结这么久。

  我站在讲桌边,看到桌面布满了坑坑洼洼的疤痕,苍老得就像老太婆的脸。这桌子又厚又重,在阴雨天还发出一股臭味,同学们议论说讲桌是用棺材板做的。我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竹子,这是林老师的教鞭,是从后墙边的扫把上抽出来的。林老师经常用它敲击着讲桌,发出哒哒哒的噪声,以便达到震慑我们的目的。我们如果不赶紧安静下来,这根教鞭就会落到某个倒霉蛋的头上。教鞭的最大用处是用来指点黑板,林老师指到哪里,我们就读到哪里。林老师长得小巧精致,教鞭无疑增加了她的长度。我挥舞着教鞭,也似乎增长了许多威严。

  突然,羽田同学一声喊“看,一只家臣子!”南边靠窗的同学连忙把窗户关上。”有的同学开始嗷嗷乱叫。一只麻雀惊慌失措地在教室里乱飞,扑棱棱撞到玻璃上,又飞到屋梁上。尾巴撅了撅拉下一粒大便,眼看就要落到福伦同学的桌子上,福伦同学眼明手快,拿起课本接住了。大家前仰后合嘻嘻哈哈乐不可支。杠子头脱下一只鞋子向麻雀扔去,没有打中,麻雀又飞到另一个屋梁。小家伙跌跌撞撞地乱飞,神经快要崩溃。我看这样下去不行,就把门打开。麻雀看准机会,噌地一下子窜了出去,紧跟着一根玉米骨头追了过来,贴着我的脸打在玻璃上。

  我彻底愤怒了,回过头,羽田同学还保持着投掷的姿势。我快步走向羽田同学,举起手里的教鞭,猛地打向他的头顶,电光火石间,我和我的同学们都惊呆了。当羽田回过味来,嚎啕的哭声立刻穿透了屋顶!

  我的思维顿时一片空白。我懊恼地返回讲桌后面,小腿还在哆嗦。我用粉笔在讲桌上划来划去,各种拼音、各种线条、各种图形......我渐渐平复下来,等到了下课的钟声。

  同学们立刻冲出教室,享受最美好的课间。踢毽子、跳房子、扔沙包、跳绳、追逐打闹。有几个同学比赛爬树,参天的杨树有些高,他们爬到了桐树上。蓝天白云、阳光和煦,整个学校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十分钟之后,我们随着上课的钟声回到教室。等了一会儿,林老师走了进来。哇——,所有同学的眼睛都直了。林老师一身红装,身材窈窕,姣好的脸上笑意盈盈。她先在教室里转了一圈,然后走到讲台上。

  林老师看了看黑板,值日生已经擦得很干净。林老师看了看讲桌,笑容立时冻结了。她看了看桌面,又看了看同学们,眉头皱了起来:“这是谁画的?”她大喊。同学们莫名惊诧,不知所措。“谁画的?如果主动承认,老师不予追究!”林老师的声音稍微温和了一下,但仍然透露着威胁。天哪,这是咋地了?讲桌上到底有啥呀?

  “杠子头,你过来。”林老师喊。杠子头走过去,低头看了看,摇了摇头。“张福伦,你过来。”张福伦走过去,低头看了看,摇了摇头。“张国庆,你过来。”我走过去,低头看了看,看到一个菱形图案。我心里想,这是我画的吗?值日生怎么没擦掉?这图形怎么了?林老师为啥要生气?我十分困惑,也摇了摇头。十几个同学都去看了看,都摇了摇头。林老师看查不出结果,又心生一计。让五、六个同学依次过去,把脉诊断测谎,依然没有破案。

  最后她把副班长叫过去,对他说:“我看就是你,你承认了吧。”副班长连忙摇头,说“真的不是我。”“不是你是谁?”“我没看见,我不知道。”“那你的脉为啥跳得那么快?”“我踢毽子了。”副班长的心态超好,你来我往,林老师没办法,只好让他回到座位上。林老师拿起黑板擦,“噌噌噌”擦掉了。然后说;“请大家翻到第十一课。”......

  很多年以后,我还经常想,那个图案大概是我画的,但又能说明什么呢?我没有承认,是因为我觉得没什么错儿,同时也心怀恐惧。我跟妻子讲起这件事情,她竟然批评我不诚实,没有及时承认,或者事后去跟林老师解释。唉,我这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哪里具有沟通的能力和勇气?但这实在成为一个不解的疑团。当我小学毕业,林老师已经离开丰城小学,回到了很远的婆家,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她。美丽的林老师,她讲过电视机,讲过宇宙飞船,给予了我们最初的启蒙和想象。

  不过,我一直没有忘记羽田同学。三十年之后的一个大年初四,我们小学同学终于能够欢聚一堂。我走到羽田同学面前,紧握他的手说:“对不起,老同学,在一年级的时候,我打过你,你还记得吗?”羽田同学说:“我怎么会忘记呢?你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没关系的,我们都老了。”然后,我们斟满白酒,连饮三杯。



握手

雷人
4

鲜花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王小令 2014-3-29 22:55
哈哈,张老师,真的假的啊?不用猜就知道是真实的事情。小时候的事情,就是这样有趣啊。不过张老师很厉害啊,那时候都当老师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幼教论坛 ( 鲁ICP备05043510号 )

GMT+8, 2018-5-28 01:15 , Processed in 0.08131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中幼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