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幼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22|回复: 0

丁海东:由“幼儿集体婚礼”的闹剧说开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7 15: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畏童年是现代启蒙的根本信念与职责
——由“幼儿集体婚礼”的闹剧说开去


近日,在郑州某幼儿园里由成人所导演的一场幼儿“集体婚礼”,引得国人注目。一时间里,反对者的厉声斥责、支持者的振振有词,还有持无所谓态度的貌似中立者的,竟然还争议纷起。此事件表面看来,好像是一件很孤立、很偶然的事情。但却暴露出部分幼儿教育工作者对于学前教育最基本的专业立场与信念的肆意践踏与亵渎,也更反映出部分家长对于早期教养科学理念与素养的严重缺失。
在这里,笔者认为这一事情是对于童年乃至早期启蒙的一次“娱乐”性的集体恶搞,所丧失的是学前教育所本应秉持与坚守的立场与信念:敬畏童年。
一、“婚姻敏感期”的虚妄假设与集体婚礼对于“童年敬畏”及其专业操守的丧失
为“集体婚礼”而振振有词的所谓“婚姻敏感期”,更多是借助于“敏感期”这一儿童发展心理概念的生拉硬拽式的再造词汇,实属无稽之谈。在发展心理学中,敏感期(sensitive period)是指特定能力和行为发展的最佳时期,因此在教育上也称学习与发展的最佳期或关键期。据此,如果说“婚姻敏感期”能够成立,那就意味着“婚姻能力与行为”的敏感期,是婚姻学习与婚姻能力发展的最佳期,岂不荒唐?在复杂性思维下的发展视野里,“敏感期”的“敏感”只能是相对的,而绝非特定发展与相应阶段的僵化与机械,它只能意味着对于可能的教育时机的一种提醒,而不能等同于敏感期之外的教育价值的放弃。个体发展的累积性、绵延性性与终生性,只能让“敏感期”类似于一种停留在抽象意义上的理论假设。
在学前教育的市场化喧嚣的现实中,这种类似于“婚姻敏感期”的新概念、新词汇,虽不曾在专业探索的主流话语中,但却引人耳目,煞是噱人,且误导与危害却极深。
退一步讲,“婚姻敏感期”仅是说明或表达的幼儿阶段对于成人婚姻现象或文化作为一种环境影响的敏感,就如某园长所说的,幼儿表现出,说要和谁谁结婚,长大了要嫁谁,或娶谁,或者玩结婚或过家家之类的游戏(这当然是事实),但这无疑是幼儿在看到或接触成人社会中的婚姻现象,而对于这种现象自觉或不自觉地表现出的一种童言无忌,是一种童真、童趣的表达而已。作为教育者的正当职责与恰当回应,有意识地启发或引导幼儿形成对于这一现象的初步认知即可,譬如男女组成婚姻、建立家庭,甚至要生育宝宝等等,或者也可以支持孩子自主自选地假扮“新郎”“新娘”的角色游戏,都未尝不可,甚至还是一种有益的表现童趣、释放童心的游戏化教育活动。
但是,当以幼儿园的集体教育场景,大张旗鼓地,以成人集体为导演,以幼儿集体为演员,而几乎是完全照搬成人婚礼仪式的方式来进行一次幼儿的“集体婚礼”,冠之以“提升幼儿的责任意识”或负责态度”的说辞,实在是“利令智昏”的一厢情愿,而令人大跌眼镜。
童年的成长承载着人类发展的深刻与神圣,而越是早年的教育业越是仰仗于对于童年独特与价值的把握与觉解。现代的脑科学、儿童发展与教育科学越是先进、细化与深入,越是令人充分地意识到个体发展横向上不同方面的盘根错节、错综复杂,越是让人发现和感受到个体整体身心纵向变化难以精确的预测。对于学前教育的重视绝非意味着对于学前阶段儿童学习负担与训练负荷的增加与强化(“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蛊惑下的误区恰在于此),学前教育的深刻性、复杂性与独特性以及价值属性越是在现代文明越是得以彰显,也便越是决定着学前教育最谨慎与最理智的选择,只能是秉守对于童年的充分敬畏和对于这种教育的专业审慎。对于童年及其成长的敬畏,当是现代早期启蒙与学前教育的基本立场、专业信念与操守。这种敬畏,就是对于童年天赋秉性、纯真心灵、幻想冲动的尊重与顺应,包容与理解,善待与呵护,以及对于童年成长过程及期望的理性清醒以及自然而平和的态度。
在这场“集体婚礼”的热闹与喧嚣中,儿童已完全服从和受制于成人而且是颇成规模的成人集体与家园联合的力量,已不可能是儿童个性化与兴趣化的意愿表达、自主参与,更不可能是游戏的真正体验。这一阶段的幼儿哪里竟会有如成人所主观臆想的集体结婚典礼的真实愿望与自主冲动。这里的“游戏”只不过是利用了童心而成就了大人的游戏而已,游戏竟不是“儿童游戏”而是“游戏儿童”。所谓幼儿阶段对于“婚姻的敏感” 仅是带有幼儿阶段特点的幻想与好奇,而绝不是说他对于婚姻有着成人式的真正认识与理解,如此隆重而正式的“集体结婚典礼”只会是导引儿童“婚姻意识”的错乱与异化。幼儿集体的“婚礼”仪式,我们所看到的,只能是赤裸裸的对于懵懂童心、纯真童真、好奇童趣的恶搞与戏耍、亵渎与践踏,是对于童年敬畏的彻底放弃与极端反叛,于是便意味着学前教育专业立场的坍塌及其基本操守的沦丧。
二、警惕学前教育中“童年敬畏”及其专业操守的普遍缺失
可以说,稍有专业的理智立场与科学的教育思维,便不应认为这场幼儿的“集体婚礼”仅是一个游戏而已,甚至更不必上纲上线或小题大作。当然,对于这次有点“特立独行”的“集体婚礼”事件,我们或许不必担心这些充当婚礼演员的孩子,经过这场闹剧就真的被扭曲了心灵、丧失了童真。这里,我们的讨论也并非要对于那所幼儿里辛勤的园丁们要大加斥责与讨伐。但我们确实有必要警惕,“幼儿集体婚礼”所折射出的挟持与绑架童心、丧失对于童年敬畏的立场,如果真的成为学前教育领域里的一种普遍取向,如果幼儿教育工作者连自己都不能坚定所应坚守的专业操守与信念,学前教育便会就会沦陷为虐待童年精神、践踏专业操守的屠宰场!
以童年敬畏的专业信念,再进一步考察与审视我们的学前教育,就会发现:
1由此次幼儿的“集体婚礼”,令人联想到某些电视里利用童言无忌而娱乐大人们的“伪”少儿栏目,以及此前在武汉刚发生不久的“幼儿车模”闹剧。再一步联系到,在国内不同地区近一段时间里接二连三暴露出的那些幼儿教师虐童现象,乃至幼儿园校车伤亡事故,就不难发现:这些看似发生偶然,貌似性质不同并各自独立的事件,在实质上,无论是涉及到什么部门,涉及到什么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它们在根本上则是如出一辙并殊路同归,这便是:童年敬畏的丧失与放弃!
2那种由幼儿在发展水平比较于成熟水平而表现出的幼稚与脆弱,浅显与感性,就自然得出学前教育也是肤浅而简单的“小儿科”的结论;认为随便有点文化程度可以胜任幼儿教师的职业岗位与专业职责,而完全蔑视早期专业教养的艰巨与精细及其对于从教素养的要求高难与全面,如果不是带有个人主观倾向的偏见或成见,那一定是对于童年发展与教育常识的无视或无知。
3那种自认为读过几本“教育宝典”,甚至有些许成效地教养过几个孩子的,就敢标新立异地提出什么新概念、新词汇,而带有浓厚的个人主观趋向地大谈而谈什么科学的、先进的育儿经,以而穿梭于喧嚣纷飞的早教市场,并几近厚颜无耻地接受着专家的恭维称号的专家们,以对于专业繁荣假象的虚幻制造而掩盖着亵渎与践踏学前教育专业尊严的事实与真相,是大张旗鼓地对于童年价值的肆意践踏与亵渎。
倘若诸如“虎妈”、“狼爸”、“鹰爸”等之类教育说辞真的成为国民争相效仿的实践,如此早期教养与启蒙便是在重新制造一个童年的黑暗与蒙昧时代。
4那种信誓旦旦地动辄就以童年早期的某某“方案”、某某“训练”、某某“课程”、某某“工程”就会获得某种“良好”未来成效或发展结果的大胆承诺和预言的行为,将在童年成长的复杂影响体系中的教育因素,尤其是仅占极小比例的可调控的学业训练,与受制或承接先天的和环境的太多因素的复杂整体复杂的个体结果,予以前因后果式的、直线逻辑式的简单联接,而构建学前教育的所谓新思维或新方法,用极端个例和特殊情境下的教育成功和偶然事件来生成具有普及性的实施法则,无不处处表现出对于童年成长及其教育神圣的狂妄与蔑视,以及暴露无遗的商业动机。
5在学前教育更为广泛的教学实践中,屡遭诟病仍坚定执着的“经典记诵”、“珠心算”课程,追求获奖过级的艺术技能训练,强点量化的机械识字与书写训练,以及对于学科性知识的单一灌输以及集体教学形式的过分倚重等,诸如此类“小学化”或“成人化”的误区与现象,其实在根本上同样是对于童年敬畏意识缺失和幼儿教育去专业化的更为普遍的显现。
……等等。
结语:童年是值得敬畏的,学前教育必须充分意识到童年的独特与深邃,博大与宽厚,以一种复杂性的哲学思维而敬畏之。可以说,纵观现代教育思想与心理发展科学的发展历史,大凡对于儿童发展与教育有着独创性的感悟与解读并对于后世有所影响的大家们,从弗洛伊德到皮亚杰,杜威到蒙台梭利,都无不把探索和求解个体成长之谜与教育规律的钥匙伸向人类的童年。学前教育的科学化发展与阔步行进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人类对于童年的敬畏意识日趋自觉与不断提升的历史,就是一部敬畏童年的内涵与外延不断得以充实与丰富不断趋向圆满的历史。
可以说,任何早期教育的异化与狭隘,皆可归结为对于童年及成长的敬畏缺失或沦丧。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对于童年的敬畏乃至对于学前教育的专业敬畏,尚远未真正成为国民普遍的自觉立场与充分意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幼教论坛 ( 鲁ICP备05043510号 )

GMT+8, 2018-2-21 21:13 , Processed in 0.32522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中幼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