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禾幼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7|回复: 0

[文化杂引] 万古乾坤苍狗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 19: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戊戌新春将至,家家户户欢聚一堂,贴春联、放鞭炮、吃年夜饭,团圆的喜庆和美好的祝福飘荡在新年春风之中。
万古乾坤苍狗云
王家安
    “一天风雨黄鸡晓,万古乾坤苍狗云”。农历鸡年的破晓之音接近尾声,新的春节又将在“鸡犬相闻”之中,被贴上“忠贞”“坚毅”的狗文化标签。


    中国人离不开狗,“鸡零狗碎”的故事总是说个没完,即便是过春节,门前贴一副春联,也少不了讨一个人“旺”福“旺”的口彩。每逢狗年,与狗有关的生肖春联就成了千家万户的“宠物”。


    生肖早在先秦时期就见诸典籍,每每在辞旧迎新之际,十二生肖的艺术形象便被赋予独特的文化内涵。从《诗经》以来,歌颂题咏生肖之句不计其数,但是体现生肖纪年的似乎并不多。宋人朱翌《元日登城》一诗写道,“明朝又数日为狗,回首犹惊岁在蛇”,这应该是较早的有关生肖纪年之诗。


    关于生肖纪年,在《唐书》《宋史》中可见匈奴、吐蕃等少数民族地区有此习惯,但汉族聚集区还是以传统的干支纪年为主。直到清乾隆年间,学者赵翼在其《陔余丛考》中写道:“盖北俗初无所谓子丑寅卯之十二辰,但以鼠牛虎兔之类分纪岁时,浸寻流传于‘中国’,遂相沿不废耳。”因此,历史上专写生肖纪年的诗文并不多,楹联亦是如此,即便被誉为开启楹联学一代风气的清人梁章钜,他在《楹联丛话》中也没有收录“生肖春联”。可见,在文人士大夫的“朋友圈”中,这种题属生肖的春联并不流行。但是,民间的“生肖春联”并不少见,自明代起就开始流传,成为生肖文化与春节文化有机契合的佳作。


    毕竟生肖也好、春联也罢,本身都是发自于民间的俗文化,离不开的就是那带着些泥土味儿的民间气息。像“鸡犬桑麻,独得山家雅趣;耕耘收获,共为时事闲谈”这副春联,取意于陶渊明诗句中“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悠然自得之境。“鸡鸣犬吠之声”,不正是新春来临之际,民间百姓对于来年的期许吗?


    有人说,十二生肖中的十二种动物,恰好是家生与野生对半划分,家生动物以“牛、羊、马、猪、狗、鸡”这“六畜”为主。“六畜兴旺”是农业社会的朴素愿景,逢年过节,通过代表六畜的生肖寄托这个愿景也就顺理成章。生肖轮序,鸡犬相邻交替,同类同属,将鸡元素与狗元素放在一副春联里做文章,也是狗年春联的一大特色。古人善喻万物,对于鸡和狗这样的普通家畜,也寄予厚望——称“鸡有五德”,为良禽;狗堪比“忠义之士”,一部《二十四史》,每每有“义犬”的故事流传。因此,春联会写“德禽鸣福寿;义犬保平安”,家中有此二畜,也是一年幸福生活之注脚。


    虽然同为六畜,但相比牛、羊、马、猪,鸡和狗的体型更为接近,所以常见“鸡犬相闻”的提法,人们也少不了将二者进一步比较。“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这个出句流传至少百年,作者已无从考证,但联中的文字之巧仍旧让人赞叹不已。鸡犬一同走过雪地,鸡爪踏过的印痕如同一片片竹叶,而狗蹄子落下,五个指头蜷缩在一起,还真像一朵朵五瓣梅花。新春时节,寒梅绽放,竹叶春风,更是切时切景。这样的好句子,无论怎样演绎都不失经典,“竹叶”“梅花”也就成了鸡年、狗年重要的春联创作视角。


    受到“竹叶”“梅花”影响,我们还能见到“金鸡追竹叶;黄犬踏梅花”“犬踏霜桥迎五福;鸡登雪石报三多”等佳作。这几副春联中的“犬踏梅花”算是明写,还有的狗年春联文辞隐晦,必须细品才能发现奥妙。像“犬守平安日;梅开如意春”,“梅花”就未必真是梅花;又如“鹿衔长寿草;犬踏报春花”一联,报春之花是梅花,但依然是一语双关,从一个“踏”字就可以看出玄机。虽说是民间习俗,但写春联也是文学创作,还是应该力求文辞典雅,因而历代喜用“梅花”作为狗年春联的特殊意象。


    春联中写狗,作者总想着把联中之“狗”写活,这不仅要抓住狗本身的形象特征,还要巧借其性,借题发挥。比如一副流传较久的春联“犬卧宅阶知地暖;鹊登梅萼报春新”,以一只卧于阶前、懒散而眠的家犬,侧面写出阳春开泰、地暖春回的时令特征。其实,狗之形貌、狗之声吠,都抵不过狗之忠义对人的影响力和感召力。狗年写狗,自然少不了“忠义”,像“犬护一门家无恙;人勤四季户有余”“犬守门庭何叫苦;马驰远路不辞难”等,看似写狗,其实已经是在借物写人了。


    俗话说“狗不嫌家贫”,这也是狗之“忠义”的又一个显著特征。据传明代末年,福州有个名叫徐英的屠夫,因排行老五,乡人称之为“徐五”。眼看狗年春节将至,家中却一贫如洗,无奈之际,徐英写了两副春联,其中一副是“鼠因粮绝潜踪去;犬为家贫放胆眠”,说的是因为家贫粮绝,连老鼠都没了踪迹,而看门之犬也可以悠闲地呼呼大睡了。笔触之悲苦溢于言表,但字里行间也能看出徐英的洒脱个性。徐英还有另一副与狗有关的对联,“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屠狗”一事典出《史记·樊郦滕灌列传》,舞阳侯樊哙在功成名就之前以屠狗为生计,后来泛指出身低微的豪杰之士。徐英如此下笔,正是以樊哙这样的豪杰自喻,而下联一句“负心多是读书人”,更是令人感慨唏嘘。


    在徐英的两副对联里,“狗”不过是文人寄托胸臆的托衬,就像是杜甫诗中所言:“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白云苍狗,就似沧海桑田一般,成为世事变幻无常的表征,晚清名士刘尔炘也写下一联:“有时见天上浮云,在红树枝头,幻成苍狗;何处觅人间乐事,向绿杨烟外,且听黄鹂。”也许时序交替、生肖轮转,更容易引发人们悲喜交加的感触吧。


    晋代人崔豹在《古今注·鸟兽》一卷中写道:“狗,一名黄耳。”“黄耳”是狗的雅称,或许是嫌“狗”字写入联文不够雅驯,不少春联也喜用“黄耳”别开生面,像“春晓金鸡唱,岁宁黄耳勤”“金鸡追竹叶,黄耳踏梅花”等都是如此。前几日,某兄问道:“不知你发现没有,狗年的春联,写‘犬’的多,写‘狗’的少。”确实如此,背后的原因大概与用“黄犬”代“狗”是一样的,认为“犬”更文雅一些,尤其是有些俗语中,“狗”甚至都成了骂人的脏字。新年总要图个吉利,用“犬”多而用“狗”少也就顺理成章了。


    (作者系甘肃省楹联学会副会长)来源:中国教师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景禾幼教论坛 ( 鲁ICP备18024280号 )

GMT+8, 2018-6-19 03:03 , Processed in 0.22729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中幼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