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幼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回复: 2

[散文] 我有嘉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8 19: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有嘉宾
津渡
    母亲闲不住,在河边开了巴掌大的一块地,种了一垄红薯。按她老人家骄傲的说法,还有两“树”茄子,三株“辣椒树”。一朝一夕侍弄这些东西,恐怕它们全部的产出还不够两碟子,也就是打发时光罢了。但母亲却因此理直气壮地添了些农用的家什,锄头、铲子、小锹,我也听任她去折腾,懒得理会。好玩的事儿在后头,母亲种她的地,却有了额外的收获,她在河边的竹林里居然带回来一只乌龟。我认识那是只再平常不过的草龟,俗名叫臭乌龟,可是母亲说乌龟吉祥,且坚信这一只有灵性,既然有缘相见,当然要好好养着它,最起码也要过了冬再放回去。


    我家里已经养了一只乌龟了。孩子按照老师的吩咐,说是要建什么生态园,可把父母亲高兴坏了。两个老人在河边耗了半天,满脸是泥,终于捉来一只泥鳅、一只田螺。泥鳅是天生的弱视,落在他们手里,只能怪自己“瞎了眼”。田螺呢,大白天不好变作姑娘飞走,也只能自认倒霉。两个老的,一个小的,为此乐呵了半天,孩子终究嫌这“战利品”太小,又从我手里敲诈点银子,好歹再买来一只中华花龟。


    两老一小养两只乌龟,却是要分出个优劣来,争执起来,认真得不行,有时候也不免会吵架。我因此也就做了只战争中的“蝙蝠”,背着那个说这个的好话,言不由衷,敷衍了事。其实我心里有个谱:我讨厌这两只王八。话又说过来,草龟的表现真是很“灵性”。平常它睡在母亲的靠椅下面,一动也不动,到了周六,它就会爬出来看母亲,这野东西似乎真的通人性,饿了会招呼。母亲一周喂它吃一次瘦肉条或是鸭肠,闲了,母亲还会去挖蚯蚓给它吃。冷冻过的肉条它是不吃的,还非得去割新鲜的,你要是拿在它面前,它还会偏过头去。母亲有一次非逼它吃,它受尽委屈,最后还是吃了,可是第二天就拉稀,把母亲心疼坏了。这宝贝疙瘩,倒也有意思的紧。


    家里还养蚕,这是父亲的最爱。起先是两只,后来长大,产仔,一个春夏要孵化三代,最后好几百条,用完了我的衬衣盒子。可怜父亲一对老花眼,孵化后的头一周,他要把这些牙刷丝一般大的家伙从桑叶里找出来,不停地换干净的盒子,费了好大的劲。他生怕遗漏了一个,挑了一遍又一遍,又从扔掉的桑叶里找一遍,一定要数清楚,把数凑齐。这真是可怜,后来把我的放大镜也用上了。到底是老了,老眼昏花,记性又不好,往往数来数去就忘了,可叫个苦!没办法,只要我回来,他就要我帮他数。我也数得眼都大,往往数着数着,恨不得连桑叶一块,把它们揉成一团,放在嘴巴里嚼吃了才好。可是我不敢生气,还得装着一副热爱的模样。


    孩子不是省油的灯,又养了只鸭子,给它取的女性名倒是挺好听:小茜。可是我一看它屁股上三根抽出来的硬羽,就知道它是只小公鸭。我哪里能分辩得过他们这帮人,他们说是男的就男的,女的就女的吧。每天早上,孩子是要带它出门的,转一圈回来,放学了也是这样。这小公鸭也真会卖宠,还真跟孩子亲,跟谁它都不走,就跟着孩子走,摇摇摆摆的,把院子里的一帮人羡慕死,都要跟着去买一只来养。小茜上楼梯时,还要撒娇,它明明会跳上去,还非得要孩子把它提上去。我明明见楼道下的猫跑过来“慰问”它,它一跳就上了楼梯的。但它怕见我,我坐在客厅里时,它就“噼篼,噼篼”,飞快地从我面前跑过,跑到阳台上去。我要是不在,它就会从阳台上踱过来,到处逛,在我地板上“恩赐”几泡碧绿的鸭屎。这哪里是家?简直是一个养殖场。


    这些天安静了许多。乌龟埋在石头堆里冬眠,泥鳅和田螺水土不服,早“结账”了。至于本年的第三代蚕,还在蚕茧里面。只有小茜这家伙,一天活得比一天精神,我暗藏一只猫的心思,当然我不是想吃它,我是想把它弄得远远的。自从今天中午孩子趁我不在,把它放在笔记本电脑上玩按键游戏后,我就恨了它。它是个直屁眼,拉了我一键盘屎,我现在写这文时也是恨恨的,牙痒痒的。这味道,还真像我小时候的乡土味儿。


    (津渡,70后诗人、散文家,著有诗集《山隅集》,散文集《鸟的光阴》等)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表于 2017-12-18 16: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情趣的文章,赞!

点评

是啊!  发表于 2017-12-19 09: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幼教论坛 ( 鲁ICP备05043510号 )

GMT+8, 2018-2-20 05:50 , Processed in 0.26482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中幼网微信)